当前位置:奇闻异事 > 历史趣闻 > 史上首位汉奸、带路党,因为抗拒出使而叛国,并勾引匈奴祸害中原

史上首位汉奸、带路党,因为抗拒出使而叛国,并勾引匈奴祸害中原

发布时间:2018-08-04 00:57:25来源于:历史趣闻/1473奇闻网

  虽然“汉奸”一词在宋朝末年才出现,但并不代表“汉奸”这个职业直到那个时代才出现,据现有史料考证,最早见诸于史册的“汉奸”,正是西汉初年投降匈奴的宦官中行说(音中航月)。那么,中行说为何要叛国?他变节后都做过哪些危害国家的事情?他最终的结局如何?

  汉文帝在位时,曾派中行说护送翁主(宗室女子)到匈奴,以执行和亲任务。没想到中行说却以漠北苦寒为由,坚决不肯接受任务,并对文帝发出威胁,称如果坚持派他前往,那么他就会投降匈奴,并引导对方侵犯汉朝。文帝以为中行说在说气话,所以根本没有在意,依然强令他出使。结果中行说刚到匈奴,便立马叛国投降,成为史上首位有明确记载的汉奸。

  中行说是史上首位有明确记载的汉奸

  老上稽粥单于初立,孝文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,使宦者燕人中行说傅公主。说不欲行,汉彊使之。说曰:“必我行也,为汉患者。”中行说既至,因降单于,单于甚亲幸之。见《史记·卷一百一十·匈奴列传第五十》。

  以上出自正史的记载,不过中行说身为燕地人,自幼便在苦寒的环境下长大,以“难耐苦寒”为由拒绝出使,根本站不住脚。而且从他出使前对文帝发出的威胁,以及投降后的所作所为来看,他的投降行径应该属于蓄谋已久。有些人天生便是喜欢作乱的主儿,见不得天下太平,中行说同明成祖朱棣的谋主姚广孝,从本质上讲都是同一类人。

  汉文帝派遣中行说出使匈奴,后者却叛国投降

  中行说投降匈奴后,首先帮助老上单于君臣树立对本族习俗、饮食、衣物的认同,消解匈奴人对汉朝的崇拜、迷恋心理,从精神层面强化匈奴人的自尊、自信,增强对本国文化和制度的向心力。同时,中行说又教授匈奴人统计学知识,以此来帮助他们计算人口、牲畜,并进行合理的划分。

  与此同时,中行说为破坏汉匈间的和亲外交,便教导单于在外交礼仪上对汉朝傲慢自大,从气势上压倒对方,让对方难堪。汉朝送给匈奴的国书,每每用一尺长的书牍来写,开篇语无一例外都是“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”。此时,中行说故意让单于用二尺长的书牍回信,开篇语无一例外都是“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”,显得极其傲慢无礼。

  老上单于听从中行说的建议,对汉朝傲慢无礼

  不仅如此,中行说还同汉使进行过多次的辩论,对汉朝的文化、制度、礼仪乃至饮食习惯都进行赤裸裸的嘲讽、攻击,并且还对汉朝进行敲诈勒索,一旦不能满足其意,便会发出南下入侵的战争威胁。中行说与汉使辩论的全文载于正史当中,从其内容来看,中行说绝对称得上是一位心理战大师。

  汉遗单于书,牍以尺一寸,辞曰“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”,所遗物及言语云云。中行说令单于遗汉书以尺二寸牍,及印封皆令广大长,倨傲其辞曰“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”,所以遗物言语亦云云。引文同上。

  汉奸往往也是“带路党”,中行说自然也不例外。帮助匈奴树立各种自信、在礼仪上对汉朝傲慢,不过是面子之争、口水之争,对于一向把匈奴视作蛮夷的中原来讲,根本算不上损失。真正让汉朝感觉到头疼的,是中行说利用对中原情况的熟悉,竟然引导匈奴年年入侵,给内地百姓带来一场又一场的浩劫。

  匈奴骑兵以骁勇善射著称

  中行说的可恨、可怕之处在于,他深知汉朝以农业立国,若想削弱它的国力,可以在破坏农业生产上下功夫。于是,中行说便劝说单于加大在边境的侦查力度,日夜寻找汉朝防守空虚的时机和地点,然后利用秋收之际,派遣大量骑兵,多点同时入侵,抢劫、破坏内地的收成。此举屡屡奏效,使边境苦不堪言,文帝为此也是大伤脑筋。

  自是之后,汉使欲辩论者,中行说辄曰:“汉使无多言,顾汉所输匈奴缯絮米糵,令其量中,必善美而己矣,何以为言乎?且所给备善则已;不备,苦恶,则候秋孰,以骑驰蹂而稼穑耳。”日夜教单于候利害处。引文同上。

  在中行说的引导下,匈奴经常南下入侵

  总之,中行说自从投降匈奴后,便死心塌地地替对方出谋划策,并极大限度地危害汉朝,实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汉奸、卖国贼。老上单于死后,君臣单于即位,中行说照旧服事他。但此后,关于中行说的记载便戛然而止,关于他的结局便成了一个千古之谜。

本站头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