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奇闻异事 > 历史趣闻 > 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:骑木驴酷刑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:骑木驴酷刑

发布时间:2018-04-12 13:47:30来源于:历史趣闻/1473奇闻网

  在古代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对女性进行宫刑、骑木驴等刑罚?当然是女子出轨或犯了很严重的罪行,在水浒中王婆就受到骑木驴这样的酷刑,这是咎由自取,看了解恨,不过这样的酷刑实在是太过残忍,放当今社会出轨啥事也没有,也就是受道德跟舆论的谴责而已,王马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,要是换做古代,女子这样绝对要受宫刑、骑木驴的,好吧,下面呢一起看看古代的宫刑是什么? 宫刑指割掉生殖器,男性还好说,女性是怎么宫刑的呢?女性宫刑比男性残忍的多,大多数的受刑者当场死亡,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那些恐怖的宫刑吧。

  宫刑是什么?女性割哪里?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 骑木驴酷刑

  宫刑男女都可以受的,男的受宫刑就是割掉生殖器官,就和太监一样,女的受宫刑在法制史上还不是很具体,大多是拿木棒重击小腹使其生殖器官破坏,失去性能力和生育功能。

  宫刑又叫腐刑,有人说,男子被割除生殖器官后,数日内其伤口散发出肌肉腐烂的臭味,所以称为腐刑。也有人说,男子受宫刑后就丧失了生育能力,像腐朽的木头不会再开花结果,所以称为腐刑。

  古代各朝的皇宫及王室宫中都有大量的太监或内侍,这是一类受过宫刑的特殊的人。他们本来都是良家子弟,因为要被选进宫廷中服役,必须“净身”,以免他们在充满妃嫔媵嫱宫娥侍女的皇家禁地发生淫乱的行动。太监的净身和作为刑罚的宫刑不是一回事,但施行的方法是相同的。

  众所周知史记作者司马迁就曾受过宫刑,他在《报任安书》中写道,所以祸患没有比贪图私利更悲惨了,悲哀没有比伤害心灵更痛苦了,行为没有比辱没先人更丑恶了,耻辱没有比遭受宫刑更大了。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 骑木驴酷刑

  男子受宫刑,一般理解是将阴茎连根割去,但据古籍记载,也有破坏阴囊与睾丸者。破坏了它,人的性腺即不再发育,阴茎不能勃起,从而丧失了性能力。

  明朝人王兆云在《碣石剩谈》中提到了此法的操作:“用木槌击妇人胸腹,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,只能便溺,而人道永废矣”,这就是通常所讲的“幽闭”。

  至于是什么器官坠落,有人认为是子宫,有人认为是阴道前壁,但这两种脱垂并不能从根本上断绝性交。对此,清人吴芗见解独特,他说,妇女阴道深处有块小骨叫“羞秘骨”,一旦施加外力使它坠下来,就会像闸门一样闸封阴道,无法性交,从而达到惩处女子的目的。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 骑木驴酷刑

  幽闭就是针对女性的宫刑,在古代不太先进的医学条件下,这种刑罚确实残酷非常,受刑的女子往往死于非命。

  据考证,宫刑最初的作用是为了惩罚男女之间不正当的性关系,明朝初年常用这种刑罚,但由于做起来很危险,受刑的妇女多半被弄死,所以后来不再使用这种幽闭之刑。但除了幽闭这种宫刑外,还有几种宫刑也十分残忍:

  其二,缝阴术。

  缝阴术,也叫做锁阴术,即用针线绳索将女子外阴缝闭起来。这种宫刑术,因其极其卑鄙、下流,官场上一般不用,但在民间却非常盛行。丈夫对付红杏出墙的妻子,妒妇对付与丈夫有染的奴婢,都乐衷于此法。

  清朝人褚人获所着的《坚瓠集》中,就有“捣蒜纳婢阴内,而以绳闭之”、“以锥钻其阴而锁之,弃钥匙于井”的类似记载。据说,安徽毫州有座古建筑“缝阴楼”,此怪名大概就源于这种民间刑罚。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 骑木驴酷刑

  其三,骑木驴。

  木驴不是一种玩具,而是一种比缝阴和幽闭更具杀伤力的宫刑。缝闭和堵住阴道,不会使其丧命,而骑上木驴,则小命难保。

  一具横放的鞍马样的小车,上面凸立一根长度尺余、直径寸许的木笋(象征驴球),受刑女子坐在鞍马上,小车推动时,下面的器械发力,联动木笋上下伸缩,受刑的女犯被坚硬的木笋捣烂子宫和内脏,多半气息奄奄。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 骑木驴酷刑

  其四,挖阴术。

  挖阴,顾名思义就是挖去生殖器。男子割去生殖器,在“蚕室”里待上个把月,也就能痊愈了;而女子被挖生殖器,涉及体内多处重大器官,在古代比较落后的医学条件下,这种刑罚显得异常残酷,受刑的女子往往因为血流不止,而死于非命。

  另外,王夫之在《识小录》里还有“于牝剔去其筋,如制马豕之类,使欲心消灭”的说法,此法破坏程度较小,操作起来较复杂,没有“庖丁解牛”那两下子,恐怕是做不到的。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 骑木驴酷刑

  其五,椓窍法。

  椓窍,也称椓或椓杙,“椓”和“杙”的原意是指拴牲畜的木撅子,另据《说文》解释为“以棍击伐”之意。

  “窍”,应该是指女性下体。椓窍,就是用这种木撅子摧残女性阴部,其狠毒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汉景帝时,广川王刘去和他的王后阳城昭信残害姬人陶望卿,望卿被逼,投井而死。昭信不解恨,又叫人把她的尸体捞出来,“椓杙其阴中”。

  对死人尚且如此,如果用在活人身上,其残酷程度决不亚于对男子的阉割。

古代女子的残忍宫刑 骑木驴酷刑

  宫刑,在“五刑”中名列第二位,仅次于砍头的“大辟”。从古至今,人们都把生殖器的价值看得很重,是仅次于脑袋的“第二生命”。生殖器遭到破坏,无论是从生理上、心理上,还是从精神上,都会给受刑者造成巨大打击。

  尤其是女子被“宫”,其花样之新颖,名目之繁多,方法之离奇,场面之血腥,既可以反映出古代刑罚之发达,封建制度之弊病,也暴露了行刑者思想之阴暗,心理之变态。这些处心积虑、带有流氓色彩的女子宫刑术,充分体现了男权社会对女性的非人摧残。

 
本站头条